全职高手/前路漫漫40/ALL叶

卡文不想再擼了!:

卡了好久,所以說我是多想不開才會來寫9P_(:з」∠)_
避雷注意:久違的沒節操的黃暴肉!都跟你說是9P了>_<


-------------------


比众人以为的要早了一点,叶家的双胞胎一前一后走出休息室,叶修一贯的神色轻鬆,什麽事都没发生的样子,叶秋的眼眶和鼻头发红,却仪态良好的挺直背脊,昂着头重新和众人寒喧,礼节面面俱到。
楼冠宁摸摸下巴,自言自语:“是同类喔。”
“嗯?”邱非询问的看了楼冠宁一眼,联盟第一的土豪队长看着叶秋说:“优渥的环境才能养得出这种气质,叶神家是有钱人呢。”
邱非看看叶秋,看看叶修,前者正在和周泽楷握手,感谢他〝协助我们兄弟解开长久的心结〞,后者一脸放空的靠着牆研究自己的指甲缝。邱非点头说:“我相信前辈十年没回过家了。”
楼冠宁目瞪口呆,你是粉还是黑啊?

“哥,那麽我先回去了。”叶秋说,脚却没动,众人一下提起心,站在人道的角度,叶秋想跟离家多年的兄长多亲近一会的话他们还真没办法阻止,只能冀望叶秋自觉一点了。
叶秋也纠结,他刚才想着要做个不打扰兄嫂相处的好弟弟,现在又有点捨不得走了。想到这帮人不知道要簇拥着哥哥去哪裡,就觉得很焦躁啊!
“路上小心。”叶修好像没注意到弟弟的犹豫,说:“知不知道你的脸在H市多有名?让老王把车开到后门接你吧。”
“王叔早就退休了。”叶秋白了叶修一眼,拿起手机让司机来接他,旁边邱非给一群面色古怪的人科普:“前辈家是有钱人。”

“看不出来。”王杰希摇头,喻文州想了想,说:“这倒是可以解释他为什麽对钱没什麽概念。”
吴雪峰深以为然,当年叶修接济那些落魄的职业选手,出手的大方程度得用豪迈来形容,完全不是一个曾经穷得吃不上饭的少年该有的气度,如果他其实是个富二代,那就说得通了。
“哎你这外套不错啊,我看看。”叶修趁着叶秋讲电话抽走了他挽在臂弯的外套,叶秋抽抽嘴角,挂了电话说:“你穿的是队服?怎麽不做得厚点,现在是冬天。”一边说一边把外套给叶修披上了,叶修随便说了声谢,转头看见韩文清眯眼盯着他,周泽楷和黄少天抓着各自的外套一脸跃跃欲试。
叶修有预感接下来他不会很好过,这个预感强烈到让他都觉得期待了。

“我走了啊,哥。”叶秋拉着叶修往后门的方向走了两步,鬼鬼祟祟的问:“你跟他们接下来要去哪?”
“大概是哪个酒店的总统套房吧?”叶修用正常的音量回答,身后咳嗽声响成一片,叶秋脸都绿了,“别勉强自己啊,哥!”
“说什麽呢,快回去吧你。”叶修把叶秋往外面推,叶秋一路嘟嚷着〝你要注意养生〞〝等你回家马上给我去做全身体检〞〝要不要我拨个保镖给你〞,终于被叶修推上车甩上了车门。
“叶修,赛季结束我就来接你,你别跑啊!”叶秋摇下车窗,叶修朝他摆摆手,没说话,不过叶秋相信他这次不会跑。

车子开动后,司机好奇的问:“少爷,刚才那是大少爷?”
“是啊,他一点也没变。”叶秋说,“以后你们要喊我二少爷了,从现在开始习惯吧。”
“是,二少爷。”司机笑着说。
叶秋忽然想起这次叶修的身上竟然没有烟味。如果是因为有对象而戒了烟的话,那也挺不错的。但是八个对象还是太多了!哪怕你剔掉两个,不,三个呢!

叶修难得和弟弟心有灵犀一次,在他躺到酒店的大床上,发现有非常多隻手在摸他的时候。
“手下留情啊,壮士们。”叶修表情真诚,没有像往常那样自己主动脱衣服,反而稍微往后缩了缩,他觉得自己之前太低估八这个数字了。
“没事的,我们慢慢来。”喻文州安慰他,手伸进衣服下摆抚摸腰侧,叶修还没扯出一个笑,韩文清低头咬住他,两人的舌尖热情的纠缠在一起发出溼腻的声音,鼻尖都是韩文清的气息,在身上游走,爱抚他、取悦他的手和嘴唇却不属于韩文清。
晦涩难言的兴奋让叶修逃避的闭上眼,瑟缩了一下,却遮掩不住翘起的性器,正在叶修的大腿上吮咬的邱非伸手在顶端轻轻揉了揉,叶修无意识的想收紧腿,被楼冠宁和邱非压住,他们继续在柔软的大腿上咬下红痕,一起握住性器上上下下的刺激起来。

“唔……嗯嗯……”叶修在韩文清嘴裡发出一些模糊的声音,下身的快齤感绵密,像一张细密的网一样不带侵略性的包覆他,虽然视野中只能看见韩文清,叶修还是能感觉到那两隻手应该属于楼冠宁和邱非。
溼热的口腔包裹柔软的乳齤尖,还有软热的舌在肚脐边上打转,柔和又鲜明的酥麻刺得叶修小腹紧绷,一时疏于应对口中的侵略,登时被韩文清叩开牙关将舌侵入他的口中扫荡,软颚和牙龈都被狠狠舐过,唾液溼润了嘴角,叶修唔唔几声,想推,但左臂被韩文清压住,右手也被某个人抓着舔吻。
一定是小周。叶修想,因为现在他身上的这些爱抚……周泽楷一定使不出来。

像是要回应他脑中的想法,周泽楷含住他的掌心软肉,用牙齿和舌尖贪婪的品尝,叶修收紧手指,周泽楷就舔他的指缝,舌尖戳刺细缝,当然舔不开,却把五根指头都弄得溼淋淋的,叶修本来就不稳的气息变得更粗重。韩文清最后在他口中捲了一下,撑起身看叶修躺在那儿大口喘息,抓起他的左手说:“你喜欢这样?”
“老韩你别──唔……”眼睁睁看着韩文清含下他的手指,叶修只觉得软嫩的指腹被舔舐的痒意一路搔到心上,他别过眼,正好跟亲吻他的胸口的王杰希对上视线,王杰希凑上来吻了吻他的嘴唇。
“唔……等等,我的外套呢,你们刚才是不是把它扔地上了……”叶修试图说话转移注意,这时吴雪峰才走过来,抬手就用一条黑布蒙住了他的眼睛,嘴唇贴着他的额头说:“外套我帮你挂好了。”

视觉被剥夺让叶修有点不习惯,嘴唇无声的张阖了一下,两条腿也不安的动了动,被楼冠宁握住了搓揉脚心,又安份了下来,叶修觉得看不见身边围着一圈的人,刚才的羞愧和兴奋都消退了一些,就顺从的躺着不动了。
“叶修,我不喜欢你弟弟。”王杰希的声音说,叶修还能感觉到他口中的热气呵在翘起的乳齤尖上,又热又胀。叶修轻轻哼了一声,沾满唾液的两隻手终于被放开,取而代之的是从脖颈开始,裸露的肌肤开始被烙下红印,阵阵的刺疼,沾着润滑液的手也缓缓抵上了臀瓣间隐密的入口。
“我也不大喜欢。”喻文州轻轻抚触叶修的后颈,说:“他竟然叫叶秋。”
叶修有点想笑,出口的却是一声带着颤的呻吟,身上的每个地方都被照顾到了,这些调情的手法都是他熟悉已久的,可是这样子同时使在他身上竟然变得分外羞耻,身体不受控制的回想起情慾的悦乐,前端泌出了些许的液体,不知道被谁的指尖涂抹开来。

韩文清重重哼了一声,以叶修对他的理解,老韩这是非常不爽啊,可是他这个被咬得又痛又麻的人都没生气了,咬人的是在不爽什麽?韩文清往叶修的腰侧吮出一个淤青,在他抗议的痛叫中说:“他不打荣耀,竟然敢长得跟你一样。”
叶修被这个逻辑惊呆了,更惊悚的是其他人还发出赞同的声音,“等一下,这不对吧……”下面的话被短促的惊叫打断,叶修惊喘着猛地挺起腰往上逃避,却被好几隻手一齐按住。
邱非把叶修的一条腿弯折起来向上推,迫使他摆出门户大敞的姿势,手指在后齤穴裡的抽齤插已经很顺畅了,他按着会让叶修最舒服的地方,在叶修的急促的呻吟中说:“我们不喜欢他,是因为太喜欢前辈了。”
“是的。”楼冠宁跟着将两指刺入紧密的皱褶中,和邱非一起开拓,“长得和叶神这麽像,内在却截然不同……这种事,完全没办法忍受。”
“啊……唔……够了、哈啊……”拚命提着腰想躲开手指的深入,叶修也不知道自己怎麽了,原本习以为常的行为因为有这麽多人在场,变成了悖德的强烈刺激,他能感觉到后面已经完全濡湿,正在翕张着渴求更多。
“别……别玩了、可以了,已经……”喘息着出声要求,叶修没听见他们说话,大概是用眼神交流吧,身上的手和唇舌纷纷离开,然后一个人爬上床抱住了他。

“是小周?”细碎紧张的浅吻中叶修判断出对方是谁,周泽楷应了一声,在他的脸上啾了一下,叶修的脸竟然烫了,事实上他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周泽楷的肉齤棒在股间就着那点湿意磨蹭,滚热的前端轻擦穴齤口,叶修浑身都是僵硬的,人生中从来没有这麽羞愧过。虽然他对两人以上的性爱一点都不陌生吧,可是炮齤友是一回事,至于在对象的面前和别的对象做……嗯……
身上的周泽楷忽然动了动,整个人和叶修紧紧贴在一起,叶修听见被褥磨擦的悉嗦声,感受着光裸肌肤上的触感不确定的说:“你……盖被子了?”
“看不到。”周泽楷轻声说,叶修鬆了口气,房间裡安静极了,叶修只能从沉重的喘息确认所有人都还在旁边等着,他挣扎了一下,忍住扯下蒙眼黑布的冲动,破罐子破摔的抱紧忍得微微颤抖的周泽楷,说:“进来吧。”

周泽楷立刻挺腰一撞,叶修拱起腰臀大声的哀嚎,到了一半又硬生生咬住,双手紧紧揪住被单,周泽楷却没有停下,他在叶修耳边粗重凌乱的喘息,肉刃插齤进肠道深处,那裡虽然有足够的前戏,却因为叶修太过紧张而绞紧入侵者,周泽楷狠命的挺腰想在紧窄火热的地方进得更深,毫无章法的顶撞让叶修发出抗议的声音。
“等、慢……慢点……”叶修忍受着身后热辣的痛痒,努力忽视自己正在被围观的事实,将双腿缠在周泽楷身上借力抬起腰,翘起的臀让肉刃正好划过敏感的地方,甬道又一阵紧缩,叶修的喘息带着异样的甜,“嗯,那裡……小周,嗯……”
周泽楷埋头冲撞起来,粗齤大的性器不断进出甬道,他准确的执行叶修的要求,柱身每次都碾着敏感处捅进深处,饱涨感和性快齤感让叶修浑身颤抖着迷乱的呻吟,周泽楷完全不懂什麽节奏,就顶着会让包覆他的肠肉抽搐收紧的地方用力磨擦,不仅让紧凑的肠壁酥软下来,叶修的性器也在他腹上蹭出了道道溼润的痕迹。

“啊……唔、哈啊啊──”最脆弱敏感的地方被不间断的刺激,叶修倒吸着气大口的呻吟喘息,汗水已经溼了身下的被褥,这种透支快齤感的做法让理智支离破碎,叶修探手握住自己的性器用力套弄,前后的快齤感让他仰起头大声呻吟,“快.....哈啊、哈啊……再快点……啊啊……”叶修感觉到棉被在他和周泽楷猛烈的晃动中滑落,却无心去理会,不去思考其他人是不是正在看着他把双腿绞在周泽楷腰上要求更多,也许还看见他的后齤穴贪婪的吞吐粗长的性器,叶修逃避的埋在周泽楷肩上,洩忿似的用力咬他满是汗水的肩头,下身用力收紧,爽得自己差点失声哭叫,肠壁不受控制的一波波抽搐,周泽楷闷哼着抓紧他的腰,几下不受控制的捣弄全都顶在最敏感的软肉上,叶修紧绷的身体剧烈的颤抖,发出压抑在喉间的尖锐哀嚎,滚烫的液体溅在肠壁上,他跟着射在了自己手中。

耳边都是急促的心跳和喘息,叶修闭着眼放任自己沉浸在馀韵中,感觉周泽楷捧住他的手,用唇舌清理上面的白浊液体,他下意识动动手指,在周泽楷被汗水溼润的脸上摸了摸,周泽楷回应似的在他的掌心落下一个浅吻。
叶修轻笑,跟着又在周泽楷退出的动作中发出一点不适的鼻音,体内空虚的感觉让叶修面红耳赤,併拢腿想遮掩黏腻的后齤穴,大腿却被按住,那隻手还特别熟练的揉了两把,一阵酸麻的舒适让叶修又哼了哼。

“是大眼?”叶修偏着头说,王杰希在他被掐出一点青紫的腰上按揉,低头吻他,“你说呢?”
一个人赤裸的躺在床上的感觉并不好,贴上来的身体让叶修鬆了口气,他挪动有点酸涩的身体靠近王杰希,抬头胡乱亲在王杰希的下巴上,在奖励似的按摩下舒展身体,惬意的闭上了眼。

说起来,他是不是忘了什麽,这房间裡没道理这麽安静啊?

                                      TBC.



之前一宣的時候我說預計13w完結,寫完這章我發現已經12w9千了........

评论
热度(21)
  1. 一五卡文不想再擼了! 转载了此文字
  2. 君十二卡文不想再擼了! 转载了此文字

© 一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