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翻墙专业户(1)

荀阿贩:

1


 


 


叶修扒在墙头听了有一会儿了。


 


他本身就是轻功见长,如今以一个极诡异地姿势贴在墙头,眼睛死死地盯着院墙的另一边,腰间一柄有些年头的烟斗随着动作起伏。视线那边是一片刀光剑影的混战,红黑交错,衣袖翻飞,被剑划破的风声刺耳突兀。


 


都说冯老盟主的后院坚不可摧,机关巧妙,护院武艺高强,如今看确实不假。叶修斜着个眼看直看的是啧啧感叹,江湖中人才辈出,连屈屈几个后院护卫也能与刺客缠斗个半天。


 


黑衣一方是铁了心要闯进门,招招狠辣,夺人命门,红衣一方亦不屈服,一手剑术使的天花乱坠,他看得打了个呵欠,瞅着天色愈晚,这才想起自己手头上还有事,朝后一个翻身,轻巧地跃上了旁边的树干。


 


他顺着树枝延伸的方向跳上一处屋顶,脚步极快地穿过主院,七拐八拐才总算是到了他此番前来的目的地。


 


所谓无秘闻不江湖。


 


近几日皆传说冯老盟主似是从哪里寻得了一处宝物,派了自己手下心腹护其在后院。叶修是个闲人,那头自己正事办完,这边搭摊子顺脚路过容城,想起这么一出,干脆就着夜色直接翻了进来。


 


叶修好容易跳到正卧房顶,趴在屋顶业务娴熟地拨开一片砖瓦,露出道刚好可以瞅见的缝瞄了几眼。


 


屋里隐隐约约站了个人,叶修呵了一声,他虽然就是个跑江湖摆摊混饭吃的,但倒也不至于认不出老盟主的身份。底下的人鬼鬼祟祟地翻着柜子抽屉,他摸摸下巴,估摸着这人应该跟那些黑衣的是一伙的,抽出烟斗握在手上敲打了几下。


 


屋院下刚巧有几个下人路过,窸窸窣窣地在说着什么,顺着风声大约能听见“贵客”“西院”几个字。叶修观屋里那人脚步轻巧,心里清楚这定不是什么泛泛之辈,便也没声张着让这群手无缚鸡之力之人去送死。


 


下面突地脚步渐起,叶修一个翻身隐在一处翘起的屋脚,瞟见屋里那人也反应极快地从另一侧的窗户跳了出去。来人正是冯老盟主,衣着富贵,脚步虚浮,似是饮了不少酒,隔着老远依旧能闻到酒气。


 


叶修透过缝隙看了一眼屋里的情况,瞟见冯老盟主一入屋子依旧摇摇晃晃,整个人朝着一处柜子走去,从里面捧出了个空盒子似乎要做些什么。


 


他初时还有些摸不着头脑,愕然着看了半天,反应过来才压抑住自己几乎要漏出口的笑声,捂着嘴巴愣生生地忍了下去。不等他继续看个痛快,耳边突然唰地一声剑起,叶修敏锐地朝旁边的树上一跳,起身对上来人时似笑非笑。


 


来人一身白衣,腰别双剑鞘,身姿挺拔,只盯着他不出声,右手拔出的剑尖直直地指着他的眉眼之间。


 


“这位兄台可真是好风雅,”叶修笑,“夜里且穿一身白衣,当是不介意干这夜行之事喽?”


 


那人不答,提剑便朝这边冲过来,左手一拔,扫出一片剑风。叶修一个顺手翻身,提手拿着烟斗朝他一挡,整个人提着气便朝着府外冲了出去,后面的人反应极快地跟上,轻功竟然还能顺利跟着他的步伐。


 


那头黑红似是还在斗,叶修转了个步子朝西边一奔,尽挑拣着阴暗处走。白衣人依旧不肯放松,突然就地几个鱼跃翻身,借着轻功像是意图抢在他前面挡住去路。叶修怎会让他得逞,略一闪身边继续朝前奔走,后人还欲再追,落到一处客院时却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一个刹脚,笑吟吟转身面对着转过来的人。


 


“唉,年轻人就是不听劝。”


 


他一边说,又一个闪身躲过利剑,夸张地嘶了一声后纵身一跃,一个顺铲朝着白衣人右侧滑了过去,速度极快地点了一下那人身上的某处穴位。


 


白衣人直直定住,看着他的眼神却倒还波澜不惊,叶修拍拍他的肩膀继续笑,装出副唏嘘的模样。


 


“兄台身手不错,但今晚之事还是打个商量如何?”


 


他攀住白衣人的肩膀,对方盯着他的眼神却依旧冷静。


 


“我本无恶意,”叶修用衣袖把烟斗擦了擦,“只是听闻老盟主府上有一宝物,与友打赌,特来一探罢了。”


 


他抬头看了一眼,借着月光,这才发现白衣人生的一张好脸皮,不由得又是称赞一番:“当真担的上丰神俊朗四字,不错。”


 


“我知晓这穴你即刻便破,”叶修突然朝墙上一跃,手上的烟斗转了几圈,“若是不想让冯老盟主的面子失尽,还望兄台忘记今日之事。”


 


“何……意。”


背后人似乎要动剑朝这边而来,皱着眉艰难地吐出了两个字。


 


这话自然逃不过叶修的耳。他正要背身往下跳,听到这话便啊了一声,转头看向因着冲破穴位而凝神的白衣人挑了挑眉:“很多事……比如名扬天下的冯老盟主,其实是个秃头。”






TBC

评论
热度(85)
  1. 一五荀阿贩 转载了此文字

© 一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