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全员周泽楷

萌……死个……人……了……

胃之星:

去年亲戚本附赠小无料,庆祝完结!

爱所有人!


全员周泽楷!

 

1

第一个被传染上周泽楷病毒的人是江波涛。

杜明作证,事发当时江波涛正一如既往向全队转译队长电波。就几秒钟,副队靠过去问了句什么,队长张张嘴,像是说了好还是不好,然后副队就说不出话来了。

“喉咙没发炎啊,”队医检查了一遍表示,“咳嗽了?还是通宵唱K了?”

周泽楷要说什么,江波涛举起手指冲他摇了摇,没声音地对队医说了句“不好意思”,接着示意杜明说话。

杜明是个实诚的人,而且是个乏善可陈并且抓不到重点的人。他老老实实说:“我就看到队长和副队说了一句话……”

队医摆摆手表示够了:“突发事件嘛。去医院看看?”

 

周泽楷和杜明和江波涛去医院看耳鼻喉科,医生对着周泽楷和江波涛看了半天没分出他们哪个要看病。

声带检查一切正常,挺年轻的医生耐心地问杜明:“上火?过度用嗓?情绪激动?”

江波涛摇头,周泽楷跟着摇头,杜明一愣一愣小鸡啄米又赶紧摇头说:“没有,没有,没有……”

医生就看着他们:“……传染的?”

 

杜明觉得这玩意真能传染。

回去时杜明对出租车司机结结巴巴报了三次地址,没下车他就掐住自己脖子作马景涛状:“我觉得我要……”

周泽楷望着他,一脸等他演下去的好奇表情,但是杜明惊恐地发现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杜明抓着脖子,江波涛摸出随身记事本给周泽楷写接下来的台词:“窒息了。”于是周泽楷点点头表示懂了。

周泽楷摇开车窗,杜明下意识要说谢谢,结果只能更用力地抓脖子。大概他的表情实在太惊恐,江波涛写:“很像了。”

杜明没有声音地大喊:“我我我我——”

 

杜明也哑了。

回到轮回方明华严肃地端详了他一顿:“你不是装的吧?哥哥跟你说就是假扮队长也约不到唐柔的你死心吧。”

方明华还要向他接着传授作为过来人的恋爱经验值,吕泊远猛戳了杜明一下,戳得杜明张成嗷的口型跳起来。

吕泊远拍拍两手,对方明华说:“真的。”

吴启和于念都立刻崇敬地望着吕泊远。


2

孙翔是轮回最后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人。

孙翔上午请假了,他一回来就看到训练室里杜明对着周泽楷比划,周泽楷对着江波涛“嗯嗯”,江波涛又对杜明比划,还摆了块白板,往上面写字。

孙翔完全摸不清这默剧是怎么回事。孙翔问:“有事?下午不练习?”

江波涛发现他,朝他招招手,低头写了什么然后给他看:“孙翔。”

孙翔端详了一下江波涛的字体,端正挺拔,秀逸流利。他直觉江波涛这么正儿八经地写他的名字必然别有深意,孙翔挺起脊背:“副队……”

方明华从后面拍拍他:“翔儿……”

 

孙翔觉得这也太荒谬了。

孙翔瞪着啊啊鱼一样长着嘴的杜明:“你现在什么感觉。”

杜明指自己,又指周泽楷,在白板上写:“我想说……就是说不出来。队长真的太不容易了。”

很不容易的周泽楷拍拍他,又拍拍江波涛,关切地轮流瞧着他们。他想了想,诚恳地说:“努力就……能说了。”

杜明张大嘴啊啊地努力了一会儿,杜明脸都紫了。

杜明在白板上画一个巨大的宽面条泪脸。

 

轮回召开了紧急内部会议。

经理团团转,技术部团团转,后勤部团团转,江波涛和杜明两个坐在他们团团转的中心都快陀螺化了。

江波涛写:“说不定等等就好了,不要慌。”

经理要抓狂了:“医院查不出来!怎么会查不出来!没问题怎么会没声音!后天还要和霸图比赛!这都什么#¥&#%*……”

江波涛接着写:“打字就行了,没事。”

吕泊远盯着他们一直在思考,吕泊远举起手:“我说啊……”

 

吕泊远提出这可能是传染病。

吕泊远的思路是:江波涛不能说话,杜明也不能说话。事件起因发展是周泽楷和江波涛近距离说了话,杜明单独和他们两个一起近距离说了话……

大家都看着他,孙翔嗤之以鼻道:“我刚还和杜明说话了。不是说笨蛋不可能……被……传染——”

孙翔张着嘴,孙翔嘴一张一合没声音了,大家惊恐地看到孙翔也掐起了自己脖子,孙翔也不能说话了。

群众立刻以他、杜明、江波涛和周泽楷为中心退开一个圈。方明华张张嘴,艰难地发出一个音,瞬间也被吕泊远推进隔离带。

孙翔愤怒地捉起白板笔:“我没病!我能说!”

 

清点损失共计:江波涛、杜明、孙翔、方明华,经理团团转得太近也被列进阵亡名单。

生还者们戴上口罩间隔两米以上望着他们,周泽楷作为推测病毒传染源坐在中间,分外无辜地望着所有人。吴启抓起空气清新剂猛喷。

杜明哭着写:“这要怎么办。”

方明华写:“我傍晚还要和老婆打电话。”

经理写:“比赛……!!!”

孙翔写:“你们不要看着我!”

周泽楷写……啊不周泽楷说:“我不是。”

江波涛帮他接下去写在白板上:“故意的。”江波涛宽慰地拍了拍他,然后拍了拍所有人。

江波涛写:“现在继续训练。”


3

霸图主场对轮回的时候惊讶地发现轮回全体……感冒了。

周泽楷戴着米老鼠口罩,和韩文清握手:“流感……”他比划道,“不能说话。”

也戴着口罩的江波涛就站在旁边微笑点点头,过来握手。韩文清疑惑地和他们轮流握手,韩文清是个不擅长表达关心的人,他想想说:“注意身体。”

周泽楷点头,江波涛点头,吕泊远点头,方明华点头,杜明点头,连孙翔都眉头紧皱一言不发点头。

这情形实在诡异得要命,握完手下场张佳乐说:“轮回怎么搞的?他们集体雨中狂奔了?”

林敬言说:“听说赛后记者会也取消了。”

张新杰在思索这是什么新战术。迪斯尼口罩攻击?也只有张佳乐会对着戴维尼熊脸口罩的孙翔哈哈哈哈笑断气吧。

 

可能是笑得太厉害,当天晚上张佳乐就不能说话了。

林敬言给他灌了三大勺川贝枇杷膏:“让你消停点。嗓子痛?好点没?”

张佳乐啊啊啊张着嘴猛比划,林敬言只看出他在喊“老林”,但就是没声音。

林敬言怀疑张佳乐是想骗枇杷膏吃,即使是林敬言这样的好人也不由对张佳乐的行径有些鄙夷。林敬言干脆地把整瓶塞给他:“行了多大的人了,再牙痛痛到哭不要找我。”

张佳乐跳起来奋力找了只记号笔在手上写:“我不能说话!”

 

韩文清也觉得张佳乐是太闹腾害的。

韩文清用威慑力全开表情瞪着嘴不停开合的张佳乐,他旁边是11点后不能就寝十分不满意的张新杰,张新杰也瞪着张佳乐,张佳乐哭着在自己的手上和林敬言的手上写:“我什么都没干!我偷吃完泡椒鸡爪还洗手了!刷牙了!”

林敬言当机立断把手抽回来,张佳乐泪汪汪地看着他,林敬言就心软了想唉张佳乐虽然是个二货也挺可怜的,林敬言就拍拍张佳乐的头顶。

林敬言想说句安慰的话,他张开嘴,张开,张开……

林敬言如遭雷劈猛坐起来。

 

霸图F4全军覆没。

张佳乐赌咒发誓在墙上狂草:“我没有传染感冒!我都没感冒!”

韩文清脸都黑了,韩文清不明白他怎么就是说不出话,张新杰则冷静地想了想。

张新杰在韩文清手上写:“轮回感冒。”

张佳乐一拍大腿:“肯定是他们!他们今天连江波涛都没说话!”

 

4

霸图F4于半夜时分杀进职业群。

百花缭乱怒吼:“轮回出来!”

鬼灯萤火咦道:“大神要PK?”

再睡一夏:“这大晚上的……”

一枪穿云冒起个泡泡:“?”

张佳乐啪啪啪打字:“你们今天戴口罩干嘛!”

江波涛的无浪也跟着冒出来。江波涛解释道:“流行性感冒。最近S市昼夜温差大……”

韩文清说:“小江。”林敬言说:“小江……”张新杰什么都没说QQ头像在群里亮起来了。

这升堂拷问的势头激得一批人纷纷浮出水面,李迅光速群发短信:“职业群!霸图围剿轮回!张新杰12点上线了!赶紧的!”于是睡的没睡的统统冲过来围观八卦。

 

黄少天最不怕乱,当即插进来啧啧啧:“怎么搞的?群殴?群殴算我一个,不用给我面子,打死了叶修算我的!”

叶修躺着也中枪,慢悠悠冒头:“没看乐乐老韩这有正事呢吗,乖一边玩去。小江怎么了?”

张佳乐怒吼着发了一连十个怒吼表情:“还好意思说!说!你们轮回把什么病传染过来了!”

 

整个群都寂静了。

 

黄少天说:“不是我……”

楚云秀说:“这可……”

方锐说:“哎……”

叶修说:“乐乐啊……”

王杰希说:“什么病?”

孙翔暴怒:“说了不要看着我!”

根本是炸开了锅。周泽楷说:“我,”接着说,“不知道。”

张佳乐差点当场暴走。

 

江波涛向所有人解释了来龙去脉,方明华血泪作证,杜明跟着作证,孙翔愤怒地说:“我不知道!”周泽楷想了想也说:“我不知道,”然后说,“怎么会。”

所有人都看着他。

 

王杰希帮他们梳理了一下前因后果。

王杰希画出了传播链,王杰希说:“所以这是一种近距离空气传播,戴口罩也无法预防的未知传染病。”

江波涛补充道:“生理上没有伤害,医生检查不出来。”

张佳乐也补充:“都是周泽楷传染的!”

高英杰挠挠头:“但是周泽楷前辈还可以讲话?”

周泽楷极其极其茫然地回望大家。

 

四大战术大师加上王杰希商讨了一番,毫无结果。

肖时钦根本不能理解这件事,这太不科学了,连不能说话的张新杰都不能理解。喻文州宽慰了他一番,叶修则提出了事情的关键:“我们这是要全联盟小周了吗?”

王杰希想了想:“预防为主。”


5

下一周微草对霸图的时候微草全员都戴上了防水口罩,冯主席表示最近气温骤降流感频发赛后就不握手了,大家挥挥手就行。

于是微草全员隔着两米朝霸图挥手。

兴欣更夸张,孙翔亲眼看到魏琛和方锐摸出瓶酒精消毒喷雾隔空喷过来,叶修还给他们比了个赞。孙翔差点没当场冲上去和叶修火并。

退场的时候包荣兴走在后面,包荣兴对罗辑说:“那个谁瞪着我们干嘛?想火拼?会场能带刀吗?能带刀我……”

罗辑想告诉他不可以携带管制刀具,罗辑张开嘴,罗辑……

罗辑猛地闭上嘴然后扑上去捂住包荣兴的嘴,走在前面的安文逸奇怪地停下来看着他们,罗辑一边抱着包荣兴后退一边朝他猛打手势比划:“不要过来!”

 

兴欣和微草也相继沦陷。

魏琛爬上线:“这到底什么毛病!老板娘都把我们关禁闭了!”

方锐跟着唉唉叹气,吴羽策代表虚空发来贺电:“人在做。”

苏沐橙对楚云秀哭诉:“歌都不能哼了。”

黄少天表示要不是这玩意儿隔空传染他就飞来兴欣看叶修吐泡泡了:“心情怎么样?哭了没?不要太伤心爷爷给你买糖吃。”

叶修呵呵表示不忙:“下个礼拜比赛不就见着了吗,见面了要不要我们抵足而眠夜谈一下我有没有伤心,有多伤心。”

黄少天呸呸呸了他一顿,被喻文州拎回去。

喻文州表示不能再这样发展下去了,王杰希也赞同道:“总该有解决办法。”

张佳乐觉得王杰希太虚伪了,他不是上个礼拜还要搞隔离吗?肖时钦……雷霆下周对微草,戴妍琦哭着说:“怎么办啊队长我好怕变成周泽楷了就不能打电话。”

楼冠宁看到孙哲平开着QQ群默不作声在看,楼冠宁上了Q研究了一会儿,想了想才插进这一群大神对话。楼冠宁小小心地说:“但是,这样下去的话……最后只有周泽楷大神能讲话了吧?”

群众悚然而惊,纷纷想象了一下全明星赛上,只有周泽楷在说话的场景。

所有人都觉得这简直恐怖死了。

 

张新杰和王杰希表示这件事情疑点有:

1. 只有战队内部人员受到了传染,霸图食堂阿姨和微草门卫就好好的;

2. 有效传染半径和传染力在扩大,秦牧云和吕泊远等等人在队友被传染一天后还能说话,兴欣和微草半天就全哑了;

3. 完全彻底不科学,简直藐视自然规律和基本逻辑。

4. 而且周泽楷还能说话。关键就是周泽楷竟然能说话。

 

“难道是他扎小人?”黄少天扭过头对喻文州说:“嫉妒大家口齿健全买了一堆小人缝嘴巴?”没等喻文州答他自己就觉得太扯淡了,摇摇头坐回去。

肖时钦说:“可能是免疫的关系?”

大家纷纷发表意见,没一条靠谱,叶修点个烟,想了想:“总不会是你们平时嘲笑小周不会说话嘲笑得太多了吧。”他巴拉巴拉了一堆现世报,立刻被群众集火,韩文清冷笑:“有现世报?你不是还好好的吗。”

眼看又要变成集体殴斗,肖时钦赶快出来说好了好了,江波涛也说好了好了。战术大师们表示问题无解,需要群策群力共通寻找解决方法。

黄少天给卢瀚文翻译了一下:“就是我们要等着变成周泽楷……啊不,哑巴联盟。”

卢瀚文想了想,变成哑巴就不能说话,不能唱歌,不能语音,不能打电话给刘小别,连家里的狗达利都不能叫了。

卢瀚文立刻慌张地打电话给刘小别:“刘小别前辈!怎么办达利它能学会手语吗?!”

刘小别对着电话张嘴……

刘小别愤怒地挂掉了电话。

 

6

联盟主席冯宪君觉得自己很可能已经看到末路了。

冯宪君思考着把剩余选手隔离,开展读唇语学习活动,编造更惊人的流感传闻,向广告商解释默片才是新兴潮流……冯宪君觉得还是死了算了。

这个时候,唐昊被治好了。

唐昊是跟着呼啸被兴欣传染的,事发时两队相距十米,中间充满了空气清新剂雷达厨房杀菌剂……唐昊带头示范闭气,结果呼啸还是全员倒下了。

唐昊也分外沮丧,他预感到此生帕瓦罗蒂梦碎,很是自暴自弃地踢了一顿矿泉水瓶。但是第二天下午,他竟然能够说话了。

 

各战队立刻连夜飞往N市讨教呼啸的治疗经验。

唐昊回忆:“晚饭是盐水鸭和毛豆酱瓜烧仔鸡,我什么也没吃……踢了矿泉水瓶,对,娃X哈的,然后倒头回去就睡。早饭?早饭吃了粢饭团,夹油条,然后就去训练了,午休睡了一下。然后下午训练的时候就好了。”

大家尝试了踢矿泉水瓶,吃粢饭团夹油条,午睡,瞪着毛豆酱瓜烧仔鸡,结果过了两小时还是只能互相鱼一样张着嘴。

韩文清阴沉着脸写:“详细点。”

唐昊绞尽脑汁:“还能怎么详细!我别的什么都没干!”

黄少天为战队捐躯以后简直要憋死,他拉过键盘开个记事本飞一样打字:“再想想啊你怎么踢的瓶子往上往下往左往右粢饭团怎么吃的午睡趴桌上还是趴哪里睡了多久多少分钟零几秒快好好想想人命关天我……”

唐昊怒道:“我怎么记得!”

喻文州把黄少天拉开,写:“别的呢?有什么意外没有?”

唐昊特别卖力地想到脑门都皱了。他最后说:“中午被大头抓了一下?”

 

大头是呼啸队内养的野猫,还是唐昊带去打针绝育的。大概因为记仇,大头对待唐昊十分不友好,时常抓咬,还会趁唐昊趴在训练室睡觉跑进来舔他脸猛拍他头弄醒他。

于是唐昊把大头提进来,他立刻又被抓了一记。

唐昊说:“刘皓先来试。赵禹哲郭阳你们排好队,治好了去打防疫针。”

刘皓被猛抓了两下,还被猫爪打了个巴掌,大头不愿意舔他,于是唐昊把猫整个按到刘皓脸上。

大家一起掐表计时了半小时。所有人都关切地盯着刘皓,刘皓被迫张嘴,张嘴,张嘴……刘皓表示根本没治好!这简直是巫术!

 

“肯定是他太讨厌了,”苏沐橙对楚云秀打手势,王杰希也有同感。

“我们可能要换个角度看问题,”王杰希写道,“也要考虑个体意愿。”

于是赵禹哲把猫抱过去,赵禹哲也被打了个巴掌,赵禹哲被舔了一口……赵禹哲说:“我就说这怎么可……”

赵禹哲说话了!

唐昊一击掌:“就是这个了!”

 

然而,猫巫术对呼啸以外选手和呼啸队内部分选手无效。

魏琛表示意料之中:“这畜生也不认识人啊。”

叶修在思考,王杰希在思考,张新杰在思考,肖时钦在思考,喻文州在思考。卢瀚文看着大头蹲在唐昊肩膀上,拿唐昊的头当沙包,咬唐昊的外套……发出了感叹:“它好喜欢唐昊前辈。”

郑轩看了看很不高兴竟然在和猫对打的唐昊,觉得这个喜欢,呃。卢瀚文写:“肯定是因为它喜欢唐昊前辈才帮唐昊前辈治病的。”

卢瀚文写完正要擦掉白板上的这行字,旁边正在和苏沐橙笔谈连续剧的楚云秀见状头顶冒出一个灯泡。

楚云秀把白板整个擦了,写道:“我觉得……”


7

戴妍琦写了一个超大号的哇。

其他人纷纷瞪着楚云秀。孙翔举起江波涛的记事本:“谁要亲……怎么可能有用!”江波涛拍拍他才制止他脸红脖子粗跳起来抗议。

楚云秀表示:“试试就知道。”她拉过苏沐橙,响亮地亲了一下对方的脸,然后温柔地在苏沐橙脸上拍了拍。

苏沐橙张张嘴,苏沐橙说:“我好像,”接着惊讶地按住喉咙。

大家都惊呆了。

 

喻文州想了想:“也就是说,对象是不限的,解决关键是对象的行为和对象意志。”

他和王杰希张新杰肖时钦热烈而如梦初醒地笔谈起来,黄少天囧字脸看着他们:“这都什么乱七八糟……”没囧完就被卢瀚文拉弯下腰亲了脸。

卢瀚文比划:“喜欢……!”指指黄少天,黄少天顿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张嘴要说话,又弯腰去要亲卢瀚文,结果后者立刻跑向微草那边。

黄少天跺脚:“里通外敌!”旁边魏琛过来和他搭肩膀,写:“儿大不中留。”

刘小别被卢瀚文挂在身上,怎么都甩不掉,只好勉为其难俯身亲亲他脑门,立刻被抓住用力反亲一口。

叶修写:“还是小孩子好,一群老爷们亲来亲去太难看了,不如都让小卢亲了算了。”

喻文州正瞪着他,叶修立刻看到自己队里的阵鬼跑到微草那拨里去亲了高英杰。

高英杰很不好意思地回亲了乔一帆,然后高英杰过来拉一下王杰希,还有点嘶哑地问:“队长?”

王杰希伸出手给他。

 

杜明假装没有在看兴欣那边,杜明看到包荣兴亲了罗辑,包荣兴亲了安文逸,包荣兴追着莫凡亲……杜明差点跳过去打死包荣兴,好在包荣兴没有亲到唐柔,苏沐橙亲了唐柔一下,于是杜明流出了鼻血。

已婚人士方明华被推出来帮助脸皮薄的年轻人,方明华解决了江波涛,又解决了吕泊远,最后看着不停无声怒吼“不要碰我”的孙翔和鼻血三千尺的杜明,一手一个拉过来一口一个:“哥都不怕被老婆罚跪主板你们怕啥。”

 

林敬言还没回过神来就发现队长和副队恢复了言语功能,林敬言不敢多看韩文清的黑面阎王脸,叹口气要找张佳乐,转身一看张佳乐跑没影了,倒是方锐颧骨青一块走过来。

“被吴女士打的。”方锐说。他朝林敬言招招手:“过来?”

戴妍琦蹬蹬蹬跑过来亲了一口肖时钦,喊一声:“队长你最好了!”又蹬蹬蹬跑回去,叶修靠在旁边表示羡慕嫉妒恨:“我们队员就没这么贴心,小肖传授一下秘诀?”

肖时钦擦了白板,无可奈何地看着他。叶修就朝他勾勾手指:“也来?”

魏琛伸手给喻文州:“来来给后辈一个机会。”喻文州正要写什么,卢瀚文就冲回来,叭叭把现任队长和老队一起亲了:“……喜欢!”

 

周泽楷眨眨眼睛,一大群人已经又吵吵嚷嚷地讲起话来。跺脚的跺脚,踢瓶子的踢瓶子,怒吼的怒吼,黄少天说:“晚上回去抢轮回的BOSS呗。”群众纷纷举手响应。大家说着笑着,一起往外走。只剩下郭阳和脸上几道猫抓印的刘皓,郭阳想了想说:“皓哥,你要不要……?”

刘皓在桌子上写:“滚滚滚滚滚!”

楼冠宁走到一半发现孙哲平落在后面,楼冠宁喊:“大神,要赶飞机。”他听到孙哲平说:“知道。”但还是没跟上来。

孙哲平在后面捏捏另外一个人的手,然后亲了亲他。

 

 


评论
热度(1791)

© 一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