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文州/张新杰]诚实的人

逗比:

喻文州很慢。

所以他从决赛场出来之前刚好看见了张新杰和他前面的霸图三老将一块往外走的背影。此时黄少天缠着叶修祝贺慰问加叽呱去了,叶修累得半死还能忍受他,说明那两个家伙的友情是能经受考验的。然而毫无疑问,这导致现在喻文州拖拖沓沓地孤身一人。

张新杰在此刻拖慢了步子纯属偶然。韩文清是一贯的沉默向前,稍不留神就将一行人甩在身后;林敬言一个退役选手看比赛都比他们轻松平静,跟张佳乐这个挺爱说话的结伴边走边聊,挺好。所以张新杰与韩文清打了个招呼,那意思你们先安排,我去见见朋友聚一聚。

他说的话很有准,韩文清并不打算干涉,只是“哦”了一声表示知道。

于是张新杰就在偶然间停下来,靠着会场外头的栏杆翻手机联系人。现役选手叫得上名的几乎都在S市打决赛看决赛,随便招呼几个都能凑成一桌麻将。可他不想凑麻将。张新杰一路顺着首字母顺序走下去,ABCXYZ,有些人的姓真是靠后得没福分,谁打开通讯录都注定看不见。他忘了这吐槽其实包括他自己。Z。

“想找谁呢?”

一个黑影慢慢悠悠地走近他,挂着一张脾气好且万事不惊动的脸。张新杰一拧眉毛,端详了喻文州半秒。“就你吧。”他道。

 

张新杰与喻文州年纪相仿。

这件事是值得强调的,因为他在霸图这么一个人口两极分化的队伍里是珍稀的中坚力量,对上不好说对下也不好说,说出来的不是战术就是观点,都有九成九的把握。这造成外界误会张新杰循规蹈矩、内心戏重,其实他也确实循规蹈矩、内心戏重。打比赛时张新杰脑里的文字量未必逊于黄少天的泡泡,可惜此事你知我知,蝴X蓝知,电子竞技报偏偏不知。

因此这么一个组合走在一起,比较中庸的喻文州难得唱起了独角戏。他先是抱怨一通一会兴欣的庆功会少天要跑去瞎凑热闹,又感叹一通叶神毕竟是叶神,非凡间表扬人爱用的词汇所能表扬。他讲的话总体来讲偏于闲话,并且基本让张新杰听得挺舒服的——观点合适,不用赞同反驳。

这俩人优哉游哉地找了间麦X劳一坐,夜里饮料半价续杯,一盒一盒鸡块点上来下可乐,说起来特别不像成年人。但是这地方好,因为它有电视回放比赛,还有新闻发布会上叶修顶着一脸胡茬、烟灰——主要是倦容——笑了笑,面对噼里啪啦的问题,兴欣队长话不多说,一切狂霸酷拽叼之气洗练回去了,他光往那一站,明明毫无攻击性,却显得比赛季开头更嚣张。

“叶神很厉害。”喻文州擦了擦手上的油。

张新杰点点头,算是同意。

 

蓝雨队长和霸图军师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个问题:到了叶修那种地位和年纪,他们能做到什么程度?

很快他们发现这是一个永远不成立的问题,因为人与人相去甚远,这事说白了跟他们没关系。

 

自从有了四大战术大师的说法,张新杰就比较注意喻文州这个人。

不是说他喜欢被这么夸奖,也不是说他之前与蓝雨做对手的时候就轻视对方了。这主要是一个主义问题,一个把对方当成阶级敌人还是普通活人的问题。张新杰比较注意作为普通活人的喻文州,是前几年电竞报将他们四个人捆绑销售充版面时候的事。张新杰内心对此是不太赞赏的,但后来这说法竟被大家津津乐道,其实那年他和喻文州不过20出头,山中老将少,新人抢风头而已。

倒霉的蓝雨最先比赛,发布会上记者问喻文州对“四大战术大师”这个提法是否认同。喻文州说,“把叶秋前辈和我们相提并论,太那个了,特别是我。”

彼时喻文州虽然一身架子堆出来的年轻正气,其实说话还比较实诚。张新杰以为他是谦虚自己资历浅以及手残,后来无意中听见喻文州解释,“不对,我的意思是我们几个不一样。非要绑在一起玩噱头,报社能靠这个卖报纸,我可不承认。”

“哦?那我们几个什么样?”张新杰问。

“叶神是叶神,肖时钦是肖时钦。”喻文州蜻蜓点水地道,“我是自以为是的指挥官,你是勤勤恳恳的老黄牛。”

“你骂我呢?”张新杰反问。

“我是说你这个人很实诚,真的。”

时间回到夜色朦胧的M记,闪过这段话,张新杰觉得喻文州确实自以为是,因为论实诚,他们两个谁也不比谁差。只是对面这个人在一些特定的场景会调动出他的小聪明,那小聪明让他老谋深算的形象朦胧了,变成一个普通活人。譬如他从自己脸上把眼镜摘下来。“干什么?”张新杰对着一片雾问。

“眼镜脏了,你看这。”喻文州煞有介事地指向镜片上某一点。

“拿来我擦。”张新杰伸出手去,道。

 

END


给红雨的生贺

评论
热度(96)

© 一五 | Powered by LOFTER